欢迎莅临图说背景墙官网!
专注于背景墙空间文化整体定制

微信关注

获取万元店面

营销解决方案

中国居家艺术文化背景墙领导品牌


您所在的位置:
【知识培训】个人或公司没有创造力背后的原因 ——八种“回避式选择”
来源:图说学堂 | 作者:fstushuo | 发布时间: 2016-10-22 | 758 次浏览 | 分享到:
创造力对个人和组织有什么作用?很多个人问题或者组织问题是一种结构性问题,根据二十世纪最重要的“创造力”启蒙著作作者Robert Fritz研究结论:结构性问题内无解!所以个人或组织想突破困境,找到出路,就需要创造力,同理关联到企业、单位、国家,道理也是一样,同样是需要创造力。

​然而为什么一个人或组织缺乏创造力?这篇文章从人们基本取向反抗-顺从取向导致的选择去分析,处于反抗-顺从取向之中人若是想要回避或者破坏有效的选择,他们有常用的八种“回避式选择”,每一种选择都能断送本来能发挥的潜力和创造力。
了解一个人或组织没有创造力背后的原因
                                      ——八种回避式“选择”


    创造力对个人和组织有什么作用?很多个人问题或者组织问题是一种结构性问题,根据二十世纪最重要的“创造力”启蒙著作作者Robert Fritz研究结论:结构性问题内无解!所以个人或组织想突破困境,找到出路,就需要创造力,同理关联到企业、单位、国家,道理也是一样,同样是需要创造力。

    然而为什么一个人或组织缺乏创造力?这篇文章从人们基本取向反抗-顺从取向导致的选择去分析,处于反抗-顺从取向之中人若是想要回避或者破坏有效的选择,他们有常用的八种“回避式选择”,每一种选择都能断送本来能发挥的潜力和创造力。

1.有效的选择——只选择那些看起来可能或者合理的选项

    高治想要当医生。然而,因为家里经济状况不好,他爸妈一直劝他放弃。尽管他聪明到足以当医生,但他似乎无法靠自己交出医学院的学费,所以他把当医生这个选项从他的理想清单里删除掉了。他所考虑的,就只有那些看起来【合理的】选项。妥协的结果是,他成为了一位药师。

    如果你只是考虑那些看起来可能或者合理的选择,就像高治一样,你等于是断送了自己想要的东西,剩下的就只有妥协而已。高治对于药学的热情从来就比不上医学。为什么?因为没有任何人会对妥协的结果展现热情。

    在公司里,不管是工程师、管理、业务、行销与制造等部门,不管职务阶级高低,都有许多缺乏热情与创见的人员,只是因为选择有限才会去做那些工作。他们知道自己每天都生活在妥协里,但是他们试着用一种【合理】的方式来过他们创造出来的生活。他们所能接触到的,其实都是仅限于生活范围内的那一些选择。

2.间接的选择——选择过程,而非结果

    有些人选择【上大学】,而非选择【接受教育】;选择【吃健康的食物】,而非选择【当个健康的人】。因为他们做了这种选择,在过程中浪费了不少力气,成果因而受限于过程,实现成功的方式也很有限。

    海莉深信她的人际关系源于父女关系不佳。多年来,她从许多书里面想要找出一些方法,对她表达出心里的愤怒。她参加过几场教人表达愤怒情绪的座谈会,也试过各种心理治疗方法。接收治疗时,偶尔她会发现自己拉开嗓子尖叫,哭得涕泗横流,列举出父亲让她怨恨的地方,也想象出一些父女之间的对话,跟很多互助成员分享她的父女关系。

    海莉实际上希望的,只是当一个完整的人。

    她选择的其实是过程,而非她想要的结果,她选择的那些过程的原因是希望能借此达到成果。因为追求的是过程,海莉不曾选择成为她自己想要成为的完整人格——尽管她试着说服自己相信那些选择可以帮助她培养完整人格。

    当公司获利下滑时,忧心忡忡的高层管理主管可能会发现他们正把希望投注在新的过程上。“让我们把所有的销售人力都投入在这一场以卓越为主题的座谈会上,看看是否有帮助。”

    许多人常常深陷于过程之中,以至于看不清楚或者压根忘记了真正想要的结果。如果欠缺对结果愿景,他们就没有太大机会可以创造出自己想要的东西。他们甚至往往不清楚自己想要追求的结果是什么。

3.用消除法来进行选择——把所有其他可能性都消除掉,让唯一的选项遗留下来。

    做这种选择的人常常把差异极端化,造成无可化解的冲突,因为他们“被迫”选择明显的有利选项。

    很多人往往是靠着这种消去选择来改变自己的生活现状。大多数人都有过这种经验:事态被我们搞的越来越糟,到最后因为实在无法忍受了,只好离开,某些人甚至把这当成他们的生活方式。大多数情况之下,他们之所以会离开,都是因为冲突的张力升高了。

    例如,杰瑞与老婆的歧见恶化,最后吵的不可开交,在酒吧里他跟朋友说:“情况变糟了,我不得不离开她。我没有别的选择。”等到杰瑞真的离婚时,夫妻俩的关系已经陷入冷战,每两三天就会大吵一架。杰瑞无视于两人的欢快时光,把糟糕的状况看得比实际还糟糕。在他看来,冲突越演越烈,到最后似乎已经一发不可收拾。他觉得除了走人外,似乎没有其他选择。

    很多人也是这样辞职的。透过自我肯定的方式,他们把自己与同事和资深主管之间的关系搞僵了,无解越来越重。他们把一些微不足道的评论看成批评,就连办公室的墙壁看起来也像是要害他,每一天都比以前还要暗淡。他觉得早上起来好困难,不想去面对办公室里的风暴。这种人常跟朋友抱怨,朋友也劝他找新工作,他们开始与那些似乎很喜欢公司的同事有了积怨。火上加油的是,他们开始对整间公司的操守存疑,通常来讲,他们已经无心工作,只是专注于冲突上。当有人在这种情况下离开公司时,看来好像是一种追随道德理想的义行。“我没有选择。我一定要离开,是你的话你会怎么办?”

    我们这个时代的政治倾向之一就是左派与右派,因此仅剩的两个极端选项都是我们讨厌的:右派的暴政,或是左派的暴政。因此人们认为自己受限于环境,面对着两个不喜欢的选择,被迫从两个里选择一个比较好的。不管中美洲、北爱尔兰、中东或非洲,会发生那么多政治上的悲剧,当然都是这种消去选择法的后果。

4.借由去权来进行选择——透过不选择的方式来进行“选择”,因此不管接下来怎么样,似乎都不是选择的结果。

    最后的期限错过了、合约没有签署、“批准”的命令没有发出去、选择时没有去投票。

    因为物理选择或者不愿选择,属于这种状况的人选择顺从环境的影响,放弃了自己的权利。像这样拒绝的话,从一开始就断送了任何有效行动的可能性。接下来,唯一能做的就只有针对后果做回应了。

5.有先决条件的选择——在选择上面强加一堆条件

    以下常见的两个句型可以用来说明有条件的选择是怎么一回事:“等到.......的时候,我就会这样选择。”“如果将来......,我就会这么选择。”

    “等到我加薪的时候,我就会开始这个计划。”“等到詹恩卡路派到我的团队,我就会设计新的方法。”“等到我婆婆帮出去住,我就会买一个新家。”

    这些人并未直接选择自己想要的东西,而是把某些条件或状况强加在结果之上。“等到我找到完美的男(女)朋友,我就会变得快乐了。”这意味着,在他们找到完美的男(女)朋友前,他们是都不会快乐的,而且他们对于快乐所做出的选择也取决于是否能找到完美的男(女)朋友。这种人任由某些随机的外在条件来左右自己的生活,而且这些条件好像有某种神秘的力量似的,足以造就另他们满意的环境。

6.回应式的选择——选择的目的是为了克服某种冲突

    有些人做选择时不是为了开启某个创造过程,而是为了舒缓不舒适或者排解压力。

    某位电脑公司高层主管在员工会议上宣布:“我们会可能赶快制造出一台电脑吧!因为我们的最大竞争对手已经投入生产他们的电脑了。”

    工程工程团队失宠与老板,团队负责人与老板吵架后向其他成员建议:“我们来仿效那些外国的设计师,一起设计出一个可以帮助我们夺回市场占有率的车体吧!”

    当环境因素的刺激升高到令人不安的关键点时,这一类人就会借由进行选择来舒缓不安。无论导致不安的事物为何,它才是真正拥有力量的,无力的他们只是借由做选择来舒缓不安罢了。

    我们的社会深信大多数人都会进行这种回应式的选择,所以当社会不希望人们出现某些行径的时,总是会威胁他们:如果你做了那些事,你的日子就会不好过,无论是被罚钱、被开、被驱逐、被羞辱、被排斥甚至被处以死刑。这种反应式的选择跟我们的膝反射没有两样,就像某些驾驶人在公路上看到州警,就会自动放慢车速。

7.透过舆论来做选择——找出其他人愿意推荐的选择,照着这种民意调查的结果来做选择。

    因为处于这种模式下的人常常利用成功的人际关系来促使别人与他们达成共识,因此他们所调查出来的民意结果,往往与他们真正想要的相符。然而,因为意见是别人给的,所以他们并不是按照自己的意愿来做选择,选择所反应出来的是他所调查那一群人的意志。

    一个女人用以下这段话来描述她是怎样找到新工作的:

    我老板很难沟通,最近我觉得我的工作快让我烦死,我感觉不到其他员工的支持。事实上,他们都似乎只关心一些肤浅的小事。在此同时,一间令人感到激动的公司邀请我加入他们。我的新工作看来极具挑战性,让我有参与感,且被受重视。而且我将要与我共事的人都非常关切公司的组织事物。你们觉得我该怎么做?我该辞职,去做新的工作吗?

    很难想象有谁会建议她留在公司。在这个案例中,她想要说服别人意见非常明显。一般而言,这一类人用来说说服别人的方式比较隐晦一些,但基本上策略是相同的。

    我曾认识某位大公司高层主管,他们透过舆论来做选择的方式与上述例子不同。每当面临必须帮忙公司做扶持时,他会向认识的人微询建议与意见。接着,他只接收与他意愿相符的那些意见。如果他的选择结果并不成功,他会回去找那些让他接受了建议的人,为了失败而责怪他们。

8.前世就做好的选择——这种选择所根据的是某种关于宇宙本质的模糊形上学概念。

    这种理论所主张的是,不管现状中你所得到的是什么,如果不是因为这辈子的选择而得到的,就是因为前世的选择:“我有了某某问题,所以一定是我做了选择才会得某某问题。”

    如果你接受这种观念,等于是被迫做出这个结论:帮你选择出一个人生处境的,是某个外在与你的意识的“分身”——包括那些你不想要的处境。因此,你这辈子的力量是来自于你的某个未知的“分身”,因此由不得你控制。

    事实上,如今你所经历的生活经验有某部分是源于先前你自己建立起来的结构。如果最小阻力之路吧你带往你不喜欢的结果,你应该从你所建立的结构里去找原因,而不是归咎于某种反常的,或是你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做出选择。通常来讲,这种处境都不是你选择的,也非你想要的。

   选择与力量

    人们做出选择的方式反映出他们觉得最具有影响力的是什么,还有如何启动与运用那一股力量。前述的八种无效选择方式各自反映出某种反抗-顺从取向的特色,处于那八种情境下的人们不是放弃了力量,就是把力量拱手让给了自身以外的事物或人物。

    当你再进行创造时,你的力量就不会取决于你所身处的情境。也就是说,你的创造力并非来自于环境,而是来自于你自己。没有任何力量逼你去创造自己想要的东西,无论任何人物或事物都无法剥夺你的力量。

注:文章章节来自美国作家Robert Fritz 的《最小阻力之路》